做事的每一个细小动作
admin
2019-09-10 06:34

  朋友抱怨说:“网络提供社交平台,可是也把越来越多的人禁锢在虚拟世界,戴上耳机,专注屏幕,好像只有网络上才有知己,才可以交往。”我说:“不!前不久在日本福冈的一条食街上,我们遇到的几个老的少的,很能说明不。”

  那是一条很窄的巷子,中间通道窄到不能并肩挽手,两边的餐厅热热闹闹的,很有生活味。那些餐厅真是小哟!六七个平方米或十来个平方米不等,小的坐两三个食客,大的挤一挤可以坐七八个,都经营当地餐,主料和配料只用九州地区的食材。店内都满座了,外面还排着队。

  终於有一家餐厅说有位,跟随女服务生,我们走进一个小小的独立间。“在独立间吃,那不是白来日本了?”我这样想。Joy也不满意,她对女孩说:“我们是外国遊客,很想和当地人一起吃饭。”女孩听了转身去隔壁大房,瞬间回来说:“那边有两个空位,他们说欢迎你们三位去挤一挤。”

  就这样,坐六个人的座位,挤一挤,坐了七个。七个食客围着老闆和厨房坐成一个半圆形。除了我们,另有一对情侣、一位老者、一位上班族,各方都互不认识。

  女孩的介绍为大家製造了话题:“你们从香港来?我太喜欢香港了!”“去鹿儿岛吗?上个周末我还去了一趟鹿儿岛。”“我去香港,除了语言,基本上没有什麼陌生感。”

  局面一打开,那位老者就叫老闆上清酒,说要请我家外子喝酒,有了酒,大家聊意更浓。情侣中的女孩告诉Joy:“我今年二十岁,和他恋爱三年了。你是怎样把日语说得这麼流利的?”Joy告诉她:“我喜欢看日本动画片,为了方便看原版,有兴趣学日语。”两个年轻人听了“哇”地一声叫出来,觉得不可思议,又像是找到了知音。

  菜是一道一道地上,日本人的餐桌节奏出奇地慢,一道菜摆上桌,先欣赏,闻一闻,凉一凉。接下来才慢慢地拿起餐刀,切成一口一口的规格,慢慢夹起来,慢慢放进嘴,慢慢咀嚼品味,经过一系列的慢动作,食物才进入胃肠。这让我想起二○一二年去哈佛大学看女儿时,哈佛校庆期间播放的“慢舞”影片,很考验耐性。

  大家吃着聊着,问的慢慢问,答的慢慢答,慢条斯理,很小的一件事,可以聊个没完没了,好像有一大把的时间,恰似他们昭和时期生活片裏的场面,与现代人的节奏根本脱节,与疯狂地工作学习的状态大相径庭。

  老闆身穿和服,一人兼当厨师、服务员、收银员和清洁工,他有时也和大家一起聊,做事的每一个细小动作,都在食客的眼皮下进行,小本生意,靠手艺吃饭,女孩当副手。他们收钱的钱罐就摆在我的旁边,没遮没拦的。

  这种氛围和节奏,是可以把急性子磨成慢性子的,磨得你不得不想,生活应该淡定一些,毛毛躁躁不好,毛躁了就享受不了生活,可惜了人生,很冤枉。想到这裏,我便觉得来这裏吃饭有很大的收穫,哪裏像不少大都市的人,一天到晚赶赶赶,忙忙忙,好像很勤奋,好像办大事挣大钱。那顿晚饭,我们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吃,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聊,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东看西看,坐了很久。

  找一个有人气的地方聊天,重要的不重要的事情随便聊。网络时代的人也可以扎堆,慢节奏地生活。